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評論 >正文

王立彬:當自然被迫防守之際

2020-02-13 10:19:05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王立彬

全國上下為阻擊新冠疫情苦戰之際,蝙蝠、穿山甲等野生動物再次進入公眾視野。有研究表明,新型冠狀病毒可能來源于蝙蝠。也有人認為,穿山甲是病毒的中間宿主。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日前聯合發布公告:在全國疫情解除前,嚴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動物交易活動。社會上呼吁立法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聲音再次高漲。

這場繼非典之后,再度擾動全國的疫情表明,在我們博大精深的飲食文化中,也存在著殘忍與糟粕。如何改變飲食陋習,放野生動物一條生路,同時守住人類自身的安全,是我們必須正視的問題。

馬克思著名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指出,消費對于生產來說不是被動的,它也影響著生產。首先,只有通過消費,生產出來的物品才成為真正的產品。“一條鐵路,如果沒有通車、不被磨損、不被消費,它只是可能性的鐵路,不是現實的鐵路。”其次,消費從觀念上影響生產,是生產在觀念上的內在動機。如果沒有消費的需要,就沒有生產的必要,正是因為有了需要,才有生產,而需要首先是以觀念的形式表現的,“消費在觀念上提出生產的對象,把它作為內心的圖像、作為需要、作為動力和目的提出來”。所以我們必須在消費環節下大力氣,根治食用野生動物的陋習。這一消費陋習不根除的話,我們就無法擺脫下一次疫情的威脅。

這考驗著我們對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的理解與實踐。10年前的春天,鐘南山院士在接受專訪時說:“假如我們堅決采取措施,我估計非典不會回來;如果不加強管理,那肯定還會回來……”他說,接近80%的人類新的傳染病來自于動物。這是人與自然的生態平衡受到過度損害的結果。問題不僅在于直接捕殺、食用野生動物,還包括人類不斷“向自然進軍”,破壞野生動物自然棲息地,使原來遠離人類的野生動物被迫與人類密切接觸,并由此造成一系列惡果。

如此,野生動物保護不僅僅是管住野生動物貿易,而是涉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根本,保護野生動物自然棲息地。這一保護不僅涉及法律法規、市場監管力度,更涉及人類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認知的深度。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執法人員要把市場管起來,與此同時,我們必須把自己的嘴巴管起來。

(作者系新華社記者)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2020欧洲杯下注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