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評論 >正文

朱彧:“生態滅殺”為什么會惹來爭議?

2020-02-25 11:10:22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朱彧

連日來,“生態滅殺”一詞備受關注,引發了不小的爭議。爭議源于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針對野生動物保護法修法的一則建議:“那些更容易引發公共衛生問題的動物(如刺猬、蝙蝠、穿山甲、蜈蚣、毒蛇等)則可以考慮采取特殊保護措施,允許科研利用和生態滅殺,但嚴禁食用。”有人簡單總結為,“可以殺但不能吃”。

何謂“生態滅殺”?可能大多數人都會望文生義,將其理解為滅絕某一物種。對此,該研究院課題組解釋,“生態滅殺”并非物種“滅絕”,而是基于生態平衡考量,對容易引發公共衛生問題的動物,一旦發生病害時可以允許撲殺等,目前正和生態學者討論更為合適的措辭。

其實,不管是基于何種考量,也不管是叫生態滅殺、撲殺還是捕殺,對于自然界生物鏈條上的成千上萬種野生動物而言都是殘忍的,而對人類來說也是危險的。

自然界中的生物從來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共同生存在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中,相互依存,相互依賴。無論是刺猬、穿山甲,還是蝙蝠、蜈蚣、毒蛇,任何野生動物在生態系統中都扮演著其特定的角色。任何一個物種出現了動蕩,都有可能觸發蝴蝶效應,破壞整條生物鏈,導致生態失衡,最終影響的還是人類自己。

回看人類與動物的發展史,類似的教訓不是沒有。從澳大利亞百年“人兔大戰”讓原有野生物種瀕臨滅絕、美國黃石射殺狼群造成食草動物馴鹿過量繁殖,到印度洋馬里溫島貓災致使海鳥被大量捕殺、西班牙螃蟹成災引起水稻大面積減產,再到我國“圍剿麻雀”導致蟲災爆發、農田絕收。這一場場慘痛的教訓歸根到底都是“生態失衡惹的禍”,都值得我們時刻謹記。

正如央視主持人董卿曾在一個節目中所說,“傷害與被傷害,有時也是對立統一的關系。傷害他人,有時候也意味著在毀滅自己。一切都在追求一種平衡……如果我們失去了平衡,那么對不起,槍響之后沒有贏家”。這樣的辯證關系,適用于人與自我、人與世界,更適用于人與自然。自然界有萬千物種,生態環境牽一發而動全身,蝴蝶效應絕不是危言聳聽。

我們的祖先很早就提出要秉持樸素的自然觀,告訴我們萬物皆有靈,大自然神圣不可侵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讓更多人深刻認識到要拒食野生動物,遠離致命病毒,不能為了貪戀“野味”去捕殺野生動物。同樣,我們也不能為了防范再次發生類似公共衛生事件而輕易選擇去撲殺某一物種。在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政策時,我們需要謹記遵循自然法則、敬畏生命本真、尊重科學規律,探索出真正既能有效又經得起實踐檢驗的方法。

(作者系本報記者)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2020欧洲杯下注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