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評論 >正文

趙斌:警惕過度消毒帶來潛在生態風險

2020-02-25 11:15:11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趙斌

p1_b (1)

資料圖片   

疫情當前,為最大限度殺滅潛在致病源,不少地方選擇了對城市進行“大消毒”。此舉引發了不少人的關注。

城市“大消毒”屬于非常規手段,是因“突發”且“重大”才采用的。客觀地說,在疫情防控進入關鍵期的當下,重點防控區域開展消毒工作是有利于抑制病毒滋生、控制疫情傳播和蔓延的。但是,這一做法并不適合在小區或全國范圍推廣。有些社區和單位,出現了過度消毒的苗頭,而個別污水處理廠也加大了含氯消毒劑的使用力度。這就有些不妥了。因此,相關部門和專家及時呼吁叫停,提倡適度消毒,科學防疫。

過度開展城市消毒作業,除了會帶來我們短期可見的環境問題以外,還會帶來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消毒劑殘留可能給自然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對流域生態系統正常運轉帶來一系列次生問題。

生態問題與環境問題并不能依靠同一種手段解決。環境問題是看得見的問題,大多是即時發生的,是相對容易解決的;而生態問題則是看不見的,非即時發生的,就像病毒一樣,有很長的潛伏期,用行話來說就是慢變量。

解決環境污染,我們可以采用稀釋法。過去許多燃煤電廠修建高煙囪,就是用稀釋來解決污染問題,將制造過程中產生的局部污染物排放到大氣,使其盡可能擴散。換一句話說,就是排放到其他地方。但物質不滅,排放到環境中有多大的量,就有多大的環境代價。所以,稀釋可以解決局部環境問題,但不能解決區域生態問題。

我們總以為,無用的東西丟棄后便會“消失”。實際上,它們并沒有“消失”,而只是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從一種分子形式轉換到另一種分子形式,作用于各種有機體的生命過程,并在其中停留一段時間。全球生態系統是一個相互聯系的整體,在這個聯系體中,任何東西都不能免費得到或隨意丟棄,總體的環境容納量是一定的。

關于環境容納量,我們可以參考新近發生的一個案例。今年春節假期恰逢疫情,社會活動水平很低,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仍然出現了重污染天氣過程。這說明大氣污染程度不僅與排放有關,也和大氣環境容納量有關。雖然受假期和疫情影響,社會活動水平下降,但下降幅度仍遠未達到環境容量。遇到不利氣象條件,就導致霧霾天氣。所以,對環境影響的生態學代價,有時是非常深遠的。它可能發生在不遠的未來,但都是因為我們今天僅僅滿足短期指標而所造成的。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創新了人地關系的思想。當下,我們強調注重生態系統保護與監管的整體性,避免“系統性破壞”,這與生態系統管理的思維模式是相適應的。從生態學角度來看,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就是流域生態系統。流域是生態學研究的最佳自然分割單元,是包括山水林田湖草的異質性空間所組成的一個自然—社會—經濟復合生態系統。水是推動流域內生態系統相互作用的重要媒介。

在對抗疫情的攻堅戰中,各種舉措可謂“多管齊下”。在這種復雜的形勢下,更需要我們站在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大背景下,對各項治理措施有一個通盤的考量。比如:目前大量消毒藥水在某些區域的施用已成定局,那么,我們要考量,它們進入地表水體,對地表、地下水、水生生物將會產生何種影響?直接或間接地對整個或多尺度流域生態系統帶來怎樣的挑戰?要對上述這些做到“心中有數”,我們現在就需要考慮消毒劑的施用及其他一些防控措施對流域生態系統的影響及其后果,進行充分的預案分析和評估。

此外,疫情之后,是否會出現談野生生物色變的現象?我們以后對于寵物養殖、野生動物保護、城市生物多樣性管理有什么新的舉措?我們應該反思這次疫情在流域尺度、城市尺度可能造成的影響,利用智慧生態城市的建設,確定對疫情的防控及流域生態系統的影響及反饋機制。

此次疫情,為我們帶來了有關“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生態環境影響”方面的思考。原生影響可能主要是環境問題,而次生問題則是對生態系統帶來的影響;前者在一定程度上是屬于點、局部和短期的,而后者則是面、流域和長期的。疫情防控之下,切莫因為要治理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就又產生一個新的棘手問題。

(作者系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2020欧洲杯下注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