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疫情風暴下,野生動物保護何去何從

2020-02-10 11:35:56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陳舒

804505_jinc_1581039185709

人類的發展史,也是一部和病毒抗爭的歷史。

2020年春節前夕,湖北武漢暴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短短時間內造成全國數萬人感染。這是21世紀,人類繼2003年SARS(非典)、2012年MERS(中東呼吸綜合癥)之后,被冠狀病毒肆虐的第三次。

盡管至今仍未找到冠狀病毒的源頭,但科學研究證明,這類疫情都和野生動物有關。因為人類畸形的征服欲望,以及虛榮與貪婪,打破了自然的平衡,自嘗苦果。如何恢復人與自然的平衡,科學阻斷隔離病毒入侵人體的鏈條?所有人都在尋找答案。

疫情下的風暴

“我們對大自然要有敬畏之心,否則就跟現在一樣,本來是人關動物,反而變成動物把人關進了‘籠子’里。”2月4日,記者連線全國“保護森林和野生動植物資源先進個人”、中國最大的野生鳥類攝影門戶網站《鳥網》創始人段文科。他說,這個春節,自己就像籠子里的“鳥”一樣,大多數時候只是透過窗戶看看外面的世界。

疫情暴發之后,段文科和全國十幾億人一樣,執行著國家最嚴格的疫情出行管控措施,足不出戶,減少與人接觸感染病毒的風險。他告訴記者,曾經一次外出攝影的路上,碰到一只落入捕夾的鷸鳥,當時鷸鳥已經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層皮,“哪還有心思拍照啊,趕緊報告森林公安。”從那時起,段文科便干起了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逢網必剪、遇傷必救,身體力行號召著周圍的人參與到野生動物的保護中。

這樣的呼吁在這段時間格外強烈。

針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1月22日,19名院士學者聯名倡議“杜絕野生動物非法貿易和食用,從源頭控制重大公共健康風險”;百度在網上發布《新型肺炎搜索大數據報告》,還原過去十年“野味”的真實面貌,“拒絕野味管住嘴”的話題受到近1億用戶的關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所等六機構發出倡議,建立全面、長效的動物防疫法律機制……

疫情持續,打擊非法販賣野生動物的行動,如龍卷風席卷線上線下。

1月21日以來,中國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連續下發《關于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關于進一步加強野生動物管控的緊急通知》和《關于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公告》等,嚴厲打擊野生動物違法違規交易,明確疫情解除防控期間,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

記者從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獲悉,各地林草部門迅速行動,開展了聯合打擊野生動物違規交易、集中排查疫源疫病、暫停自然保護地對游客開放等多項工作,形成防疫和管控“上下一條線、全國一盤棋”。

從農家樂、餐館到農貿生鮮交易市場、野生動物馴養繁殖基地……凡是野生動物“出沒”的地方,一一精準管控到位。

804503_jinc_1581039185566

現實中的困境

2月5日,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野生動物疫源疫病專業委員會發布《關于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幾點建議》,提出“正確認識野生動物與人類的相處關系”。建議指出,病毒不僅存在于野生動物,也存在于家禽家畜和人類自身之中,過分的恐慌和極端的指責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反而可能使解決問題的正確途徑變得模糊。“據科學界現有的研究結果,人類約70%以上的傳染病與野生動物有關,因此,我們也要善待野生動物,用科學的觀念和客觀的視角學會與野生動物共處。”

2月4日,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閆鼎羽接受采訪時表示,“幾次疫情的病毒源頭都指向蝙蝠,我們可以采取嚴禁獵捕、食用病毒自然宿主蝙蝠及其他中間宿主野生動物,從嚴、從重懲處這種行為來防范疫情多次發生。更重要的是,在這次疫情后要轉變觀念,科學保護和對待野生動物。”

事實上,長期以來我國一直高度重視野生動物保護。目前,已形成了以自然保護區為主體的野外保護體系、野生動物救護繁育體系和一大批陸生野生動物疫源疫病監測防控體系。這三大保護管理體系,由2750個自然保護區構成,有效保護了90%陸地生態系統和85%野生動物種群。與此同時,300多種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建立了穩定的人工繁育種群,對大熊貓、朱鹮、麋鹿、普氏野馬、野駱駝、白頸長尾雉等10多種瀕危野生動物成功實施了放歸自然。同時,加強跟蹤保護,降低了一些物種的瀕危程度(如大熊貓由瀕危降為易危)、避免了一些物種滅絕(如朱鹮、揚子鱷)。

近年來,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發力,各地生態環境持續好轉,原麝、紫貂、猞猁、棕熊等一批國家一級和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頻頻出現在紅外線照相機鏡頭中,給科學家和公眾帶來無數驚喜。“2003年以前,人們一靠近,鳥、猴子等動物馬上就跑了。這幾年真是不一樣,它們不怕人了,自己會走到你跟前。”天津、江西等多地野生動物保護志愿者表示。

然而,雖然野生動物保護態勢良好,但受利益驅使,非法違規捕獵交易等活動時有發生。即便在當前疫情重壓之下,仍有個別人頂風作案:1月23日,廣東省深圳市執法人員發現一酒樓還在售賣蛇類肉品;1月28日,湖南省永州市、縣兩級林業部門和森林公安在一處非法窩點查獲上百只野生動物冰凍體;1月30日,福建省南安市森林公安破獲一起非法買賣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獼猴案件。

業內人士指出,現行法律法規滯后,對侵害野生動物的行為懲處力度不足,是非法交易屢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目前,盡管我國已經建立起一整套野生動物保護的相關制度,但仍有待完善。比如,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范圍僅限于珍貴、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和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俗稱“三有”)的陸生野生動物,對于一般野生動物并沒有明確規定。此外,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名錄調整滯后,如東方白鸛、孟加拉巨蜥等目前還在“三有”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容易造成混淆。無疑,這給監管留下了盲區,也會給公共健康安全帶來隱患。

事實上,許多動物消失的速度已經跑在了前頭。曾經隨處可見的禾花雀(學名“黃胸鹀”),硬生生被食客們從“無危”送到了“極度瀕危”等級,成為比大熊貓還珍貴的野生動物。

探索科學保護之路

當疫情來臨時,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連日來,圍繞如何科學保護野生動物,各界人士紛紛發出了聲音。

專家們建議,應盡快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動物防疫法》《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相關規定。

閆鼎羽認為,打擊非法野生動物販賣一定要發揮好鄉鎮林業站的作用,“鄉鎮是野生動物發生交易的源頭,鄉鎮林業站最接近自然環境,而且大部分與當地人是同鄉,知根知底,抓好這個關鍵點就堵住了非法買賣的出口。” 經過多年的觀察,閆鼎羽發現,一些特殊野生動物的交易場所較為固定,且規模較小,他建議政府應該抓住重點集中整治,形成野生動物“不敢收、沒人要”的社會環境。

此外,立法上如何把“野生動物”和“經濟動物”區別開來非常關鍵,同時加強“經濟動物”檢疫。閆鼎羽指出,人工馴養繁殖技術成熟的一批“野生動物”,也就是“經濟動物”,在馴養時都經過相關部門的批準,辦有養殖證。這些種類的野生動物在人工環境下,多數馴養了20年以上,人工繁殖20代以上,已經家禽、家畜化。目前,沒有證據表明幾次疫情病毒源頭是家禽、家畜化的、人工馴養的“經濟動物”。現實中人工養殖的“經濟動物”已經形成比較完整的產業鏈,并且在帶動鄉村經濟發展、特別是扶貧攻堅方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在廣西野生動物養殖企業就有2000余家,以公司加農戶的形式帶動了大量的農民就業。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法規督查處處長余蜀峰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立法要兼顧多方面的利益,不能一刀切。單講保護不講利用,是保護不了野生動物的。”他進一步闡述,調節某些野生動物過快增長的有限狩獵,事實上起著維持生態平衡的作用,還有合法的馴養繁殖、觀賞,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野生動物的繁殖,當然還包括設置法律責任來規范利用行為。

民間組織是保護野生動物的堅實力量。“僅靠政府是肯定不夠的,政府人員有限,應該充分發揮公眾和民間組織的力量。”段文科告訴記者,目前,《鳥網》匯聚全國各級各類野生動物保護聯盟百余家,全世界各類鳥類研究專家學者、環保人士、攝影愛好者41萬人,他們是護鳥愛鳥的模范,“這批力量用影像記錄著野生動物的美麗瞬間,感染帶動周圍人行動起來,守護生態環境,打造人與動物的美麗家園。”

草原上肆意奔跑的角馬、空中展翅翱翔的雄鷹、海底多彩斑斕的珊瑚,濕地里優雅起舞的黑頸鶴……紀錄片《人與自然》中一個個生命的律動,展現了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美好。

這份美好,讓疫情籠罩下接不了自然之氣的人們格外想念,同時也催生了人與自然、人與動物關系的反思。

“自然界的各類生態系統,存在楚河漢界的自然法則。動植物、真菌、細菌、病毒之間,可以維持和諧共生的狀態。”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科研教育處處長張黎明認為,生態系統在各個層次上保持著一種動態的平衡關系,這種平衡一旦打破,就如潘多拉魔盒一般,必將出現各種混亂甚至災難。

“非典、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生,都令我們不得不思考未來應如何妥善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 張黎明指出,“法律和管理措施能規范和引導人們的行為,但是真正的改變來自內心。對自然永存敬畏,此輪疫情是我們再次交出的學費。”

北京大學保護生物學教授、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創始人呂植:“立法上,應加強對非國家重點保護動物的捕獵管理、馴養繁殖及經營管理。”

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北京科技委員會主任李景虹:“應盡快修改完善相關立法并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包括禁止交易、運輸、制售和食用野生動物。”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湯維建:“建議將檢察公益訴訟寫入野生動物保護法。”

微信公眾號“大象公會”: 當不準確的“野生動物”定義貫穿整個司法與行政部門時,將給相關產業的合法從業者,給廣大農村養殖戶帶來風險。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全球野生動物研究主管尼爾·德克魯茲(Neil D’Cruze)博士:“從長遠來看,我們需要解決消費者對野生動物及其身體部位的需求。在短期內,提出貿易禁令有助于減少疾病傳播。”

圖片由段文科、閆鼎羽 提供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2020欧洲杯下注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