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云南省撫仙湖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觀察

2020-02-17 11:57:35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劉倩 邵思躍 羅曉琳 王浩然

【核心提示】云南省撫仙湖是全國第二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之一。實踐中,撫仙湖在流域空間格局優化與管控的基礎上,系統實施了修山擴林、調田節水、控污治河、治湖保水、生境修復五大工程,一級保護區群眾搬遷、企業騰退、礦山關停,這些舉措穩穩鎖住了Ⅰ類水質,在全國81個水質良好湖泊保護績效考評中名列第一。

記者調查發現,隨著試點的推進,生態保護與耕地保護之間的矛盾、生態資源優勢轉化、核心區移民長遠生計等問題逐漸顯現。如何平衡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讓經濟與生態兩手硬,青山金山長相依?撫仙湖正在探路。

807138_jinc_1581645561357

“藍圖”引領 瞄準生態修復做文章

晶瑩剔透、清澈見底,古人稱之為“琉璃萬頃”——這描寫的正是撫仙湖。撫仙湖是珠江源頭的第一大湖,也是我國內陸湖中水質最好、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貧營養湖泊,“淡水資源占國控重點湖泊Ⅰ類水質的91.4%,相當于為全國人均儲備了15噸Ⅰ類水。”云南省自然資源廳生態修復處副調研員楊棟介紹。撫仙湖的保護,對于提升滇中區域生態資源承載力,保障云南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曾幾何時,受流域磷礦開發、山地墾植、人口擴張與城鎮化等因素的影響,撫仙湖負荷超標,一段時期大部分水域水質下降到Ⅱ類,生態警報拉響。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專家嚴厲地指出:一旦撫仙湖水質嚴重退化,中國將從此告別擁有優質大型湖泊水資源的時代。

為守護這顆高原明珠,2017年以來,云南省從“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出發,針對撫仙湖流域存在的突出問題開展了生態保護修復。中央財政累計安排專項資金20億元,支持實施撫仙湖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

統籌規劃,實現“一張藍圖”引領,是啟動撫仙湖保護修復邁出的第一步。當地堅定貫徹“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戰略導向,整合《撫仙湖流域禁止開發控制區規劃》等15項規劃,高標準、高水平編制了《撫仙湖保護和開發利用總體規劃》作為上位規劃,劃定徑流區生態保護紅線區域336平方公里、保護岸線66.82公里,構建了以撫仙湖為中軸,以山體、河流、濕地和自然保護區等為生態屏障的生態安全格局。

在流域空間格局優化與管控的基礎上,撫仙湖系統實施了修山擴林、調田節水、控污治河、治湖保水、生境修復五大工程。

“我們把治理水土流失、保護物種棲息地、撫仙湖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試點項目實施方案等任務有機結合,整體保護、系統修復、綜合治理。”云南省玉溪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副局長陳超介紹。

其中,修山擴林工程,針對撫仙湖流域土地布局不合理、水土流失仍較嚴重、磷礦廢棄地未全面修復等問題,加大磷礦山廢棄地修復和礦山磷流失控制力度,減少流域磷污染負荷。

調田節水工程,針對高污染作物的種植、過量施肥和粗放的大水漫灌方式,推廣清潔農業、水肥一體化施肥及高效節水灌溉技術,減少施肥量、農田用水量和排水量。

治湖保水工程,以提高植被覆蓋率和保護生物多樣性為主要目的,加大對水源涵養林的保護和庫塘濕地修復,完善湖濱緩沖帶建設。同時,還進行了流域生物多樣性本底調查。

控污治河工程,以削減污染負荷和提高水資源利用率為目的,繼續進行城鎮生物污染控制,農村兩污治理和畜禽養殖污染治理,進一步完善水資源優化配置。

生境修復工程,主要對湖內水體保育和土著魚類進行保護,通過維護湖內生態系統,提高湖泊水環境質量。

人退湖進 統籌資源保護與利用

針對撫仙湖沿岸生產生活造成的面源污染,玉溪市委市政府壯士斷腕,啟動了“史上最嚴厲”的騰退工程:

一級保護區內,沿湖22家中央省市縣屬企事業單位和16家私營企業單位全部退出,退出土地面積909畝;全市主要經濟支柱,撫仙湖周邊儲量達7600萬噸的22個磷礦點關停禁采;對5個片區3984戶8274人實施生態移民搬遷,拆除房屋92萬平方米,退出地塊全部用于生態恢復;8400畝農田、493畝魚塘實施退出,對沿湖壩區5.8萬畝常年種植蔬菜的耕地進行土地流轉和休耕輪耕,將水、肥、農藥需求量大的作物全部替換為荷藕、烤煙、藍莓等低污染農作物,取締在撫仙湖水體區暫養水生生物的行為,最大限度地減少面源污染。

“搬離意味著與祖祖輩輩生活的土地告別,但為了保護母親湖,群眾作出了犧牲,對我們的工作表示支持。調查顯示,群眾對搬遷項目的支持率達到了99.63%。”陳超說。

撫仙湖北岸入湖徑流量占整個流域的 50%以上,入湖污染負荷占整個流域的70%,是撫仙湖北部水體水質污染的主要來源。對北岸沿岸農田、村落、民房進行清退后,為攔截與凈化入湖地表徑流、改善撫仙湖北部水體水質打開了通道。

記者了解到,為進一步構筑綠色屏障,云南省啟動了15.17萬畝“森林撫仙湖”建設,完成植被修復3.5萬畝,建成人工濕地34塊2820畝、撫仙湖北岸生態調蓄帶7.85公里;制定《撫仙湖徑流區水源工程補水方案》,向撫仙湖補水950.65萬立方米。

當地充分利用湖泊及流域的自凈能力,探索建立了清水產流機制,發揮生態圈層各基本單元的作用。比如,最外圍林地構成清水產流區,控制水土流失、涵養水源;中間由分布在農田、村莊間的河流構成污染物凈化與清水養護區,最靠近撫仙湖的核心圈則由林地、濕地構成緩沖帶和湖濱帶,成為截留和凈化流域入湖水流的最后一道屏障。上游河道的污水經截流進入調蓄帶凈化后流入北岸濕地,最終補入撫仙湖,實現了入湖水體的自然凈化。

兩難境地 綠色轉型中的陣痛顯現

純凈的湖水輕輕拍岸,生態棧道綿延至濕地深處……眼前的撫仙湖令人沉醉。生態保護修復是一項長期且艱巨的工程,記者調查發現,伴隨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的實施,綠色轉型發展中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顯現。

首先,生態保護與耕地保護的矛盾亟待破解。“對當地政府來說,生態保護修復是硬指標,耕地尤其是永久基本農田保護也是硬任務,工作開展中常陷入兩難境地。”陳超坦言,“作為生態脆弱區,澄江縣可作為耕地后備資源的土地十分有限,當前實施補充耕地項目還需要異地購買占補平衡指標完成項目報批和建設。隨著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旅游項目、環湖棚改等項目的實施,未來一段時期撫仙湖生態保護修復依然有較大的項目建設量。”

“另一方面,部分耕地因生態保護需要已隱性流失。撫仙湖一級保護區內有約8400畝耕地因控制農業面源污染的需要,已由政府從承包經營權人手中流轉后建設湖濱緩沖帶、生態調蓄帶,這部分耕地實際用途已發生變化,且今后不會再用于耕地用途,造成了耕地的隱性流失。”

其次,將生態資源優勢轉化為農產品品質優勢的路徑尚待打通。記者了解到,傳統農業農藥、化肥使用量大,是撫仙湖流域的重要污染源之一。受制于農戶種植理念守舊、銷售渠道不暢等因素,在把撫仙湖生態優勢轉化為農產品品質優勢上實踐不足,對既不造成新的土地污染又能提高種植收入的種植模式缺乏實踐。

再次,生態保護修復的后期管護資金渠道急需拓寬。撫仙湖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建設內容多、投資大、周期長、運營難度高,為確保生態保護修復效果,需要開展長時間、定期的跟蹤監測與評估以及后期管護,這些需要持續不斷的資金和技術支撐。

“近年來,各級政府對撫仙湖生態保護修復投入巨大的財政資金,2016~2019年,僅市縣兩級投入資金就達4.54億元。從長遠來看,單靠政府資金注入難以完成生態保護修復全鏈條的管理和維護,在已建項目運營維護、保證修復效果等方面,迫切需要社會資本持續地投入以實現常態化管護機制,維持生態保護修復成效。”楊棟告訴記者。

此外,在與龍街街道廣龍社區的群眾座談時,幾乎無一例外,人人都說到了生態搬遷后的就業問題。“我們現在無地可種,自己也沒有什么技能,就業問題是最大的心病。”廣龍社區一位50多歲的村民說。

目前,澄江縣已完成馬房村、廣南營、小馬溝、東大河、廣龍片區5個片區3984戶8274人生態移民搬遷。一方面,壩區土地均停止傳統蔬菜種植,在政府引導下種植烤煙和藍莓,但年均收入與原蔬菜種植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另一方面,一些原來的蔬菜種植專業戶,因農業產業結構調整面臨重新擇業,對未來生計保障有些擔憂。

探尋出路 換一種方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深刻理解和踐行‘兩山論’,不僅要在發展、執政的理念和方式上轉變,處理和平衡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更要在尋找新動能和處理老問題上把握好方向、節奏和力度。”調研撫仙湖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的自然資源部生態修復司青年調研團成員王浩然表示。

面對眼下困局,撫仙湖積極尋找對策。

當地以削減農業面源污染為目標,以休耕及種植結構調整為手段、土地流轉為抓手,發展節肥節水節藥型生態農業,實現農業園區的污染“零排放”。

同時,積極尋找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的結合點,讓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在轉化中共贏。

九村鎮廢棄磷礦改造后建設了污水處理廠,廢棄礦渣用于附近土地平整,滿足當地發展用地需求的同時,解決了周邊生活污水和工業園區的工業廢水處理問題。

即將完工的建筑垃圾綜合利用工程對撫仙湖周邊拆遷過程中產生的建筑垃圾進行處理,制作成混凝土和脫水磚,讓生態修復過程中產生的建筑垃圾變廢為寶,推動撫仙湖建筑產業可持續發展。

此外,在調研中記者還看到,撫仙湖流域一個個特色小鎮正在崛起。廣龍旅游小鎮集安置區、商業區、酒店客棧群、藍莓山莊于一體,建成后將安置生態搬遷的群眾1600多戶6000余人,帶動群眾就業、創業。同時,村委會還定期組織培訓,讓村民掌握更多技能的同時轉變思維,換一種方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業內專家表示,從長遠看,實現經濟生態兩手硬,青山金山長相依,可以從幾方面入手。

一是在耕地上做文章,通過有機農業拓展生態保護修復的成果。立足撫仙湖流域獨特的資源稟賦,發揮耕地的生態服務功能,通過生物工程改良種植環境,制作有機肥、酵素肥、設置生態隔離帶,增加土壤有機質和微生物活性,運用自然規律驅避蟲害,既能保證地有所種、種有高產,也能讓種植能手發揮職業優勢。同時,要發揮電商平臺、物流公司的客戶資源和運輸優勢,嘗試建立有機農產品從產地直供客戶的產、運、銷模式,使保護和恢復生態的價值在有機農產品上變現。

二是在治理能力上下功夫,引入社會資本參與后期管護運營,緩解財政壓力。政府由管理者、監督者向合作者轉變,把精力放在監督和考核上。國家層面要從規劃上明確生態用地的概念和范圍,明確生態用地保護、審批相關政策,探索構建生態用地市場,使社會資本、交易主體獲得入場機會,為更多社會資本參與生態保護修復打下基礎。

“生態修復涉及學科、部門眾多,項目建設、運營的驗收、評估等工作缺乏統一標準,在開展撫仙湖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工作過程中,要探索建立統一的標準體系,為監督、考核社會資本建設生態項目情況做好制度支撐,也為全國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作探索可行的措施和經驗。”王浩然認為。

此外,還要在生態資源價值上算好賬,完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比如,開展生態價值核算,通過開展自然資源確權登記工作,編制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核算生態資產價值。探索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引導和鼓勵流域上下游采取資金補助、協作共建等方式建立橫向補償關系。

“下一步,還可以探索推進生態配額交易,根據生態環境承載容量,確定生態配額權的初始分配,發揮市場機制在生態產品配置中的作用,探索流域之間、企業之間的用能權、用水權、碳排放權、排污權等市場交易體系,提高生態產品價值的市場化程度。”王浩然建議。

“森林是父親,大地是母親”“林是金,水是銀,林好水美地才靈”……

千百年來,生活在自然資源優異稟賦中的云南人民,一直崇尚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態觀。如今這一理念,生動實踐在了滇中高原明珠——撫仙湖身上。

自2016年全國啟動實施山水林田湖生態保護修復重大工程以來,撫仙湖作為第二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圍繞“生命共同體”系統開展工作,一步步解決突出的生態問題。

目前,撫仙湖水質達到Ⅰ類,在全國81個水質良好湖泊保護績效考評中名列第一;主要管轄縣玉溪市澄江縣,自云南省實行26個生態功能區縣績效考核以來,多次名列第一。今年1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云南考察生態文明建設時,了解察看了撫仙湖的水樣。

數“讀”撫仙湖

撫仙湖-星云湖流域位于云南省玉溪市境內,屬滇中盆地中心,跨澄江、江川和華寧三縣,流域總面積 1098.49平方公里,其中撫仙湖流域面積 674.69平方公里

全面實施“停審停批停建”,規劃建設用地面積從10.2萬畝減少到3.5萬畝,實供建設用地1.32萬畝,開發強度大幅降低

劃定徑流區生態保護紅線區域336平方公里、保護岸線66.82公里

一級保護區內中央省市縣屬企事業單位、私營企業全部退出;退出農田8000畝;8274人實施生態移民搬遷

完成植被修復3.5萬畝,建成人工濕地2820畝、生態調蓄帶7.85公里,向撫仙湖補水950.65萬立方米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關鍵詞: 生態保護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2020欧洲杯下注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